医院排队系统、排队叫号系统
首页 … 新闻动态 -> 行业新闻
公司新闻
行业动态
排队的辛酸:直击大医院里的号贩子们
排队的辛酸:直击大医院里的号贩子们

    早上6时,海淀区某三甲医院的挂号窗口外已经排起了20多米长的队伍,队伍歪歪扭扭沿着过道,一直延伸到门诊楼门口的空地上。

    排在队伍首位的是一位50岁上下的妇女,地上摆放着几张摊平的报纸,身上裹着一件暗红色的外套,倚靠在挂号窗口的墙壁上。她欠了欠身,揉了把脸后告诉笔者,为了挂今天的专家号,前一天晚7时就来了。排在她身后的是她丈夫,两个人替换着排队。

    7时,队伍排到了40米左右,队尾紧挨着医院的机动车门,距离马路不到2米。

    7时30分,开始挂号。人群一阵骚动。十多分钟后,挂出了“神经科上午满”的牌子。8时,“骨科全天满”,一些挂骨科的人一边嘟嚷着一边退出了队伍,也有人继续在挂号处再三确认。

    早上8时的协和医院,挂号的人已经分为两拨。一拨在挂号大厅内挂当天的号,另一拨在挂号大厅外挂第二天的号。行李、报纸、小板凳摆了一地,排队的人已经有八九个了。

    从挂号大厅内排队人群中退出来一对青年男女,不停地打听着号贩子的下落。穿着时尚的年轻女士告诉笔者,他们早就做好了挂不到专家号的准备,今天就是来买号的。“让我自己来排那么长时间的队,我宁愿花高价买号,不耽误上班也能睡个好觉。”

    号贩子:我们是利人利己

    “要号吗?”协和医院挂号大厅内,一位中年妇女穿梭在各个队伍之间,不时询问排队的人和离开队伍的人。她手腕上套着一个透明塑料袋,里面的病历和一些单子隐约可见。

    当笔者以病人身份要求买号时,这位姓李的号贩子当即给了一张随手撕下的硬纸片,上面写着两个手机号——一个是上海的,另一个是北京的。她说,要什么号提前三四天发短信即可。由于目前协和医院是实名制挂号,她要求患者提供身份证号、家庭住址等一切详细信息。她介绍说,她卖的都是专家号,一般的科室9元的挂号费,她要加收100元,11元的加200元,14元的加300元。

    她说,如果是挂权威专家×××的风湿免疫科,则要卖到1500元。当然,风湿免疫科的号她挂不到,但是可以帮忙联系其他的号贩子。

    “我们绝对能挂上专家号!”她拍着胸脯保证,“现在排在外面挂明天的号的队伍里,前三个都是我的人”。

    在同仁医院门口的天桥下,一位胖乎乎的中年男子靠着台阶栏杆一直在嚷嚷“要号吗”。见笔者上前询问,他说,同仁医院的眼科专家号卖300元,其他医院的专家号也可以提供。

    “我可是个不大不小的头儿,哪个医院没我的人?你要火车票找我都行。”他介绍说,干号贩子这行的很多人原本都是在火车站做票贩子的。现在医院的号贩子,各有各的地盘,已经形成了一个有组织有规模的行业。每天就和打游击战似的,和警察玩着“猫鼠”游戏。

    这位号贩子的做法是“雇人排队”——每天指派临时招聘的十四五个人,到同仁医院排队挂眼科专家号,为了一个号往往要排30个小时,他给聘用人员的费用是每人每次150元,然后他再以300元的价格将专家号卖出去。正常情况下平均每天纯收入就有上千元。

    这位中年男子告诉笔者,做号贩子虽然收入不错,但也有很大的风险,号卖不出去但是雇人排队的工资仍然要付。

    他坚持认为,号贩子是一个利人利己的“行业”,不仅为挂专家号的人省下了时间和精力,还能解决一部分人的就业。“没我们你有再多的钱,不排队也看不上病啊。”他说,有些人30个小时创造的财富远远大于300元,为什么不选择又舒适又省钱的买号呢?

    他强调说,他卖的号都是货真价实地排队排来的。有一次,他遇上一个农村来的老太太要看眼科,快到中午11点了号仍然没卖完,就送给老太太免费去看。但老太太嘀咕着“会不会是假的啊”,最终没敢要。

发布时间:2007-9-28